帕特·内文回忆希尔斯堡惨案

切尔西将在明天对阵利物浦,这一天恰好是希尔斯堡惨案纪念日的前一天。希尔斯堡惨案是足球历史上最惨痛的事件之一,蓝军传奇帕特·内文回忆了这一发生于1989年4月的惨剧……

“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在30年的这一天发生了希尔斯堡惨案,它不仅使许多人失去了生命,还给伤者带来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严重伤害。帕特·内文写道。

对于逝者的家庭和朋友来说,惨案摧毁了他们本该有的快乐生活。这一事件还给足球这项运动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改变,这些改变在未发生惨案前是难以想象的。

最明显的是体育场结构发生了变化,安全和安保水平也得到了提升。在灰暗的旧时代,当时的球迷或多或少都会知道踩踏发生时的绝望感觉,这太容易造成致命的结果了。虽然现在的场地和当时差不多,但球场的设计有了进步,尽管有时会影响看球的气氛,但这一方面的妥协是值得的,它可以保证我们和我们所爱的人在观看比赛后能安然回到各自家中。
 

除了这些直观的变化,足球文化方面也有了更深层次上的改变。阶梯看台上充斥着无脑足球流氓的时代已经过去,虽然现在有时球迷之间还是有一些摩擦,但远没有上世纪八十年代时那么严重。真正的球迷已经使那些蠢货明白了没人愿意与他们为伍。

有的人可能会抱怨这项运动的门槛提高了,但我一直坚信这项运动是为真正喜欢和尊敬它的观众和球员所准备的。财富、性别、阶级、宗教、肤色以及其他任何方面的差别在这里都不重要,更不会形成障碍。

对于希尔斯堡惨案的纪念体现了真正的球迷在重要时刻对其它队球迷的的尊重。人们对这一天总是表现出应有的尊重,我清楚地记得10年前的这天切尔西球迷所表现出来的尊敬之情,非常感人。

我想起了1989年的那天,一个让我经历了感情上大起大落的日子。当时一些球迷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另一些球迷则在苦苦求生,而在另一个赛场上的我对此一无所知,还庆祝了比赛的胜利。我打进了全场唯一进球,帮助我的新东家埃弗顿进入了足总杯的决赛。那天的维拉公园阳光明媚,我们全面压制了诺维奇并获得小胜。球队整体表现很好,我知道自己的个人表现也不错,在终场哨响后我忍不住跳舞庆祝。没过一会儿全场气氛就像跌入了地狱。就在我准备在通道里接受BBC广播的采访前,BBC的迈克·英厄姆播报了多名球迷在另一场半决赛(利物浦 VS 诺丁汉森林)时遇难的消息。

我们双方同时决定不再进行原定的采访,在这种重要的时刻,我们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在这个时候进行访谈是不合适的和无礼的。

惨案发生后的几周时间里,默西塞德的人们不再泾渭分明。我记得安菲尔德铺满了鲜花,当时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很令人感动。虽然这样的情景现在在电视上经常出现,但感动程度并不会打折扣。城市里开始为遇难的人们进行葬礼,由于数量太多,埃弗顿的球员们不得不排出了一个轮班表,因为很多葬礼是同时进行的,你无法分身去参加。我所看到的遇难者都是非常年轻的男性,他们的家庭完全被变故摧毁,家庭成员们沉浸在悲痛中,十分茫然,有的甚至还是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记得在惨剧过后的一两天,我开车经过利物浦,当时的情形看上去真的很惨。人们在空旷的地方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们面容憔悴,目光呆滞,悲痛使他们神志不清,感觉就像整个城市经历了一场地震一样。

这确实给足球项目本身带来了地震般的影响,我甚至不愿意踢接下来的决赛,比赛的意义何在?我们同意比赛的原因是遇难者的家属希望比赛照常进行,以此纪念他们深爱的家人。默西塞德德比的因素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整个城市的人们可以在一起,抛弃之前相互间的敌意。在这些年里,穿蓝衣的球迷和穿红衣的球迷在德比战时依然互不相让,但其实他们都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场比赛,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们肯定会团结在一起。

对于整个足球运动来说也是这个道理。当纪念日来临的时候,不管是谁家球迷,不管身处何方,他们都会对逝去的人们表示敬意。个中原因很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这样的事情当时也有可能发生在自己以及自己挚爱的人身上,只不过命运没有如此安排。

对于年轻一点的,尤其是1989年以后出生的球迷来说,他们可能无法体会其中的缘由,对这么多年前发生的事情无法产生那么深的敬畏,我们必须提醒并教导他们。那些球迷被迫失去了生命,也正是因为他们的牺牲,才引起了各界的重视,造就了现在更加安全和更加文明的观赛环境。正因为如此,他们永远值得我们尊敬,值得我们纪念。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