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德墙切尔西传奇投票获胜者公布!

鲍比·坦布林成为新的谢德墙传奇

鲍比·坦布林将成为新的切尔西传奇,在斯坦福桥的谢德墙上占有一席之地。

我们今天可以透露,我们的前明星射手在球迷的投票中胜出,将被增加到谢德墙上,他将出现在我们周四欧联比赛之前的揭幕仪式上。我们也在下面对他进行采访。

数以万计的球迷上个月完成投票,从五名俱乐部过去的伟大球员中做出选择,候选人还包括本特利、格里夫斯、约翰·霍林斯和查理·库克。坦布林是获得选票最多的,因此我们对阵布拉格斯拉维亚比赛的下午5点30分,他将会在谢德墙出席揭幕仪式,届时BBC电视台的主持人克里斯·霍林斯将隆重介绍坦布林。在为投票人制作的视频中,他的父亲约翰·霍林斯就参与其中。
 

坦布林的蓝军生涯横跨上世纪60年代,他在1959年的首秀中攻入制胜球后,他一共为俱乐部攻入202个进球,承担格里夫斯离去之后主要的进球责任。他一直保持着俱乐部头号射手的纪录近50年,这一纪录直到2013年才被兰帕德打破。

坦布林是那支升级的球队的年轻的队长,他还在切尔西获得1965年联赛杯冠军的决赛中进球,那是我们第一座淘汰赛的冠军奖杯。他还成为第一名为切尔西在足总杯决赛中进球的球员,在客场6-2击败阿斯顿维拉的比赛中,他贡献五个进球。没有其他切尔西球员在单场联赛中进球更多。
 

谢德墙在斯坦福桥的南端,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球场落成的初期,虽然原来的大台阶已经不复存在,但现在不管是否是比赛日,它和边上的步行道依然是球场的亮丽风景线。

近几年谢德墙的历史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整个墙上挂满了蓝军历史上重要人物的介绍,包括他们的照片,自传,所获荣誉和格言,您甚至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获取更多想要的信息。每天都有好几百人驻足观看并合影留念。

这些传奇包括彼得·博内蒂、切赫、阿什利·科尔、德塞利、克里·迪克逊、德罗巴、隆·哈里斯、哈塞尔巴因克、伊万诺维奇、兰帕德、彼得·奥斯古德、特里、维亚利、威尔金斯、怀斯和佐拉
 

很快,坦布林也会出现在这里。我们跟他谈到成为球迷的选择,填补墙上的空位。由于他担任我们主场比赛日主持人的角色,坦布林经常会路过这里。

“当你看到那里的其他球员时,被放在谢德墙上是一种荣誉,”他说,“这是一种很好的被俱乐部所记住的方式,知道你在这里留下足迹。”

“我总是得到球迷的极大尊重。在我们踢球的日子,球迷们给我们一份工作,是球迷们付钱让这里每个人有球可踢。这是双向的,因为当他们对我说好话的时候,我也只会对他们说好话,因为他们给我们梦一般的生活。”

“现在每个主场比赛碰到他们仍然感到开心,会和他们交谈。他们中有些人和我年龄相仿,因此他们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而年轻人从手册或者书上知道我的名字,很高兴见到他们所有人,与他们交谈,告诉他们,我们踢球的日子是什么样的。”

“我在切尔西的工作是纯粹的乐趣,能够与球迷交谈和说笑,让他们看到,我们只是普通人。”

“被定义为一名传奇,赢得这次投票要归功于我效力的是一支非常出色的切尔西队。我们有些像92年的那支曼联,大家都在一起从小长大。我们非常团结。我们与球迷相处融洽。球迷们喜欢看我们比赛,他们从很早便看我们。”
 

对于坦布林来说,能够登上谢德墙意义特殊……

“人们总是问,我们喜欢进攻哪个看台,我们总是说谢德看台,那是所有球员都更喜欢的。哪个看台球迷的呐喊对于我们那个时候的小伙子们有很大的不同,当我们踢得并不顺利的时候,他们能够提升我们的士气。”


作为一位王牌射手,他选择自己在谢德看台前最难忘的进球……

“最特别的一个进球是,约翰·博伊尔和我有一个下午留下来进行任意球训练,守门的是彼得·博内蒂,我们努力踢出弧线球,但并不容易做到。我们尝试约翰轻轻触一下皮球,我弧线球绕过人墙。”
“那场比赛是对阵谢周三,我们在谢德看台前面获得一个任意球机会。约翰轻轻触动皮球,我完成射门,虽然今天的球员们经常能够做到,但那是我踢出的为数不多的弧线球之一。观众和我都很喜欢那个进球,但我却没有能够再次做到,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他的处子是在60年前攻入的,当时他还只有17岁,那也是一个谢德看台前的进球……

“巴里·布里奇斯和我都在那天对阵西汉姆的比赛中完成首秀。之前一周,巴里在大约1500名球迷面前为预备队参赛,我则在大约12名观众面前为青年队出场。突然之间,我们就入选一线队,那里有55000名观众,而我们都进球,下场的时候,我们都感觉整个人都飞起来了。赛后,更衣室内年长的队友开玩笑,问我们会怎么花赢得的奖金,我们问什么奖金。我们然后才理解他们为何会笑,因为那是4英镑。”
 

在谢德墙上的每位传奇都有一个球衣号码。坦布林的年代没有阵容号码,他在切尔西的期间穿过多个号码,最常用的是8号,10号和11号。他谈到自己的选择……

比赛的风格改变,我们的球衣号码也改变。我很高兴接受除了12号之外的任何号码!在第一场比赛,我身穿11号,当我开始进入球队,我更多是出任左边锋。然后我们改变体系,弗兰基·布朗斯通踢左路,而我身穿8号。我生涯后期又穿回11号。人们问,那个赛季对于你来说最为重要。在格里夫斯离开之后,我们降级,而我们重新升级到甲级联赛的那一年最为重要。我们很多年轻球员都在球队中,我身穿8号,因此那是我偏爱的号码。
 

在我们的奖杯橱阅读有关1965年联赛杯夺冠的故事,当时坦布里代表球队出场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