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止步八强

本赛季的欧联四分之一决赛中,切尔西两回合总比分5-3击败布拉格斯拉维亚,这意味着,我们在这项赛事,及其前身中所有的八强战中全部能够顺利晋级,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高比分的对决。

在蓝桥对阵斯拉维亚的次回合比赛中,佩德罗梅开二度,吉鲁也有一个进球,德利的乌龙球,加上在捷克首都马科斯·阿隆索的进球,我们晋级半决赛,将与法兰克福对阵。

这是我们自从2009年改制以来第二次征战欧联。上一次是2012/13赛季,那次我们也在八强战中获胜,当时是对阵来自俄罗斯的喀山红宝石。最终蓝军获得那个赛季的冠军。

那次我们也在两场比赛中攻入五个进球,但两场比赛更加均势。那次我们凭借首回合的胜利晋级,托雷斯梅开二度,摩西也攻入一球,蓝军3-1获胜。
 

但是,红宝石在客场攻入的点球让他们在次回合莫斯科的比赛中看到希望,虽然我们凭借特里和摩西的进球两度取得领先,但他们并不放弃,最终那个晚上主队3-2获胜,不过切尔西以5-4的总比分晋级。

我们从未在联盟杯中晋级八强,但我们在其姊妹赛事优胜者杯中四次在八强战中胜出,其中两次夺冠,包括首秀的1970/71赛季。

我们在雅典的决赛重赛中击败皇家马德里,举起首座欧战奖杯,但在那之前,我们在八强战中对阵比利时球队布鲁日。
 

那次对阵是完全不同的故事,我们在客场0-2告负,两个失球都来自上半场。但是,主教练戴夫·萨克斯顿赛后仍然非常有信心,他坚持认为,自己的球队能够在蓝桥逆转。

事实也确实如此,虽然我们需要通过加时赛才完成任务。蓝军全场比赛对布鲁日的禁区狂轰滥炸,通过彼得·豪斯曼和彼得·奥斯古德的进球扳平比分,后者是伤缺两个月之后回归。

在30分钟加时赛还剩下6分钟的时候,比分仍然处在均势,但正如很多次大场面所发生的一样,奥斯古德再次帮助我们取得领先,汤米·鲍德温最后阶段锦上添花,我们以4-2晋级。
 

我们下一次欧战八强还是在同一赛事面对同一对手,但已经是24年之后的1994/95赛季。我们首回合还是在比利时输球,但只是一球的差距,门将希区柯克表现出色。

那支90年代的蓝军在蓝桥没有浪费时间,前锋马克·斯泰恩和保罗·福尔隆上半场两度联手,帮助我们2-0取胜。第一个进球,克雷格·伯利开出任意球,福尔隆头球摆渡,斯泰恩进球。这位南美出生的射手随后投桃报李,他的传中球让福尔隆轻松推射破门。

那个赛季我们并未能染指冠军,在半决赛中输给萨拉戈萨,但我们三年之后在斯德哥尔摩击败斯图加特夺冠,当时我们在八强战中淘汰另外一支西班牙球队贝蒂斯。
 

事实上,大部分的工作都在塞维利亚的首回合比赛完成,这要感谢弗洛,他在开场后不久在五分钟之内攻入两球。

在蓝桥的比赛有过短暂的担心,菲尼迪·乔治利用我们的紧张和抓住勒伯夫的失误追平比分,虽然我们仍然有客场进球的优势。

但我们很快便镇定下来,辛克莱尔将佐拉的任意球顶入球门,迪马特奥攻入一记精彩的单骑闯关,佐拉攻入他代表切尔西的第100个欧战进球,我们以5-2的总比分晋级。也成为英格兰在欧战的独苗。

之后一个赛季,我们再度杀入优胜者杯八强,那是我们最轻松的八强战胜利,蓝军在两个回合中以6-2淘汰挪威球队瓦勒伦加。不幸的是,1995年的梦魇再次上演,我们在之后一轮中1-2输给西班牙球队皇家马略卡。
 

我们八强战100%的胜率并不仅仅限于优胜者杯,还有欧联的另外一项前身赛事国际市场博览会杯。我们1965/66赛季征战那项赛事与罗马、AC米兰、巴塞罗那有过史诗般的交锋,我们在八强战的对手是德国的慕尼黑1860。

现在,1860也许活在同城对手拜仁的阴影之下,他们已经降级到德国的第三级别联赛,但当我们1966年对阵他们的时候,他们正朝着那一年的德甲冠军前进,给多赫蒂的蓝军制造很大的障碍。

我们首次做客巴伐利亚,坦布林的两个进球帮助我们2-2战平对手,但那个时候没有客场进球的规则,但在西伦敦有很多工作要做。幸亏,我们有奥斯古德,他在比赛结束前10分钟攻入制胜进球,蓝军首次杀入欧战半决赛。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