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名之路:普利西奇

普利西奇即将代表美国队参加金杯赛的决赛,官网采访他,让他介绍他进入顶级足球赛场的发展道路,从在一个足球家庭长大,到转会德甲,还有小时候曾经短暂在英国居住……

我对于足球最早的记忆是在我们宾夕法尼亚州家的地下室。我记得我爸爸会站在球门前。我做了一个我自己的小球门,我将小皮球射向我的爸爸,这是我最早的记忆,不断射门。我会参与各项运动,就像其他美国孩子那样,我享受一切,但我会不断回到足球场上。

从我记事起,我就踢足球,因此我开始踢球的时候肯定非常小。很多人知道我的父亲是职业球员,但其实我的妈妈在大学时的水平也很高,这肯定对我有影响。我爸爸最后的职业比赛是在我还是婴儿时,那是他的最后一个赛季,我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但我不记得,现在只能通过录像带看。

我记得在五岁的时候踢少儿比赛,但我不能说,那是一支有组织的球队,然后我开始为一支名为PA经典的球队踢球。我不确定最小的年龄组是多少岁,但我应该是7-8岁。在美国的时候,我并没有为学校踢过比赛,我效力的是一支俱乐部球队。当我应该为学校踢球的年龄时,我参加的是青训营的联赛。

我爸爸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我的教练,但并不仅如此,还有我在PA经典队的教练们,我跟他们中的很多人现在仍然保持紧密的联系。一位是史蒂夫·克莱恩,另外一位名叫阿莱克斯,当我更加年轻的时候,他是我最喜欢的教练之一。

那时候的训练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一项名叫“世界杯”的训练,当你在得分之前,你需要喊出你选择的国家的名字,大家都会选择最随机的国家,因为那很有意思。盘带总是我比赛中总要的部分,带球过人是一种非常好的感觉。我是练着盘带长大的。我一直是一名进攻型球员,喜欢踢任何进攻的位置。

我希望对于英国的记忆能够比实际更多,那个时候我大概7岁,但我记得为布拉克利效力,我很喜欢那里,每天放学之后,我都会去球场,与几乎不认识的孩子们一起踢球,但我每天都能踢上几个小时。

我知道我在很小的时候很出色,但我尤其记得在一项锦标赛中代表17岁年龄组的国家队击败巴西。从那之后,我真的感觉,我能够在足球中有所建树。我真的很有信心。

多特蒙德是我效力的第一支职业球队。在美国我都是为青训营踢球,那是重要的一步。我查看历史,了解多特蒙德,他们很相信年轻球员,我感觉那对于我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成长的速度,他们始终都信任我,因此我非常高兴。


美国队将在芝加哥举行的金杯赛决赛中对阵墨西哥,开球时间是美国时间晚上8点。在对阵牙买加的半决赛中,普利西奇梅开二度。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