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联赛杯经典回顾(一)

蓝军有过很多难忘的联赛杯交锋,但也许没有任何一场可以与1985年对阵谢周三的交锋三部曲相比,我们在几名前队员的帮助下回顾那次交锋……

在很多方面,那次杯赛交锋都定义了一个切尔西时代。

那次杯赛交锋定义了一名球员的生涯,也造就球队当时最大的对手之一。那是三场精彩纷呈的比赛,对于很多观看比赛的球迷来说,这个故事都是难以忘记的。

约翰·尼尔的切尔西刚刚回到顶级联赛,那是在旧制乙级联赛征战五个赛季之后回来的第一个赛季,我们在此前一轮中淘汰曼城,杀入1/4决赛。在超过十年没有出现在温布利之后,感觉终于有机会参加一场决赛。

首先,蓝军必须在斯坦福桥击败谢周三,在此前升级的赛季,这支球队与我们齐头并进,但最终谢周三获得旧制乙级联赛的冠军。

这支南约克郡的球队也证明,他们有足够的实力征战甲级联赛,在转年的时候,他们排名第四。1985年初的那场比赛的背景是,那是矿工大罢工的最后一天,也是伦敦很长时间以来最寒冷的一个冬天。

事实上,比赛由于严寒而被推迟,寒冷的天气造成两周的冬歇期。比赛在12天之后进行,那块场地几乎是没有草的,而且也将迎来与阿森纳的联赛德比战。有3万6千名球迷不畏严寒,在那个周一的夜晚在首都迎接谢周三的来访,两天前,我们刚刚在足总杯中客场击败维冈。

“与谢周三的宿怨从我们作为球队的第一个赛季便已经形成,他们的主教练霍华德·威尔金森让他们保持很好的状态,”我们三十年前的中场斯帕克曼接受切尔西官网采访的时候说。

“他们长传冲吊,防守采用造越位战术,虽然球踢得并不好看,但与他们交锋很困难。”

“我们两支球队在联赛中非常接近,但我们踢得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帕特·内文说。

“他们高大、强壮、粗野,而我们更加注重进攻,技术更好。我将他们看成是机器人,因为他们在比赛中始终都是一样的表现。他们是一支很好的球队,多次击败我们,两队之间的梁子也越结越深,这些杯赛的比赛便是如此。”


两队的第一场交锋几乎成为这个故事中最容易被遗忘的部分,但与随后的两场重赛相比,并不能达到同样的紧张程度,不过,这仍然不失为一场精彩的比赛。

下周三凭借一个头球取得领先,上半场结束前,大卫·斯皮迪(下图)扳平比分。当时全英格兰的最佳射手克里·迪克逊已经攻入过27个进球,他有一个点球被对方门将扑救。切尔西在此前已经有两次集中门框,并且还有一次被门线解围,而在比赛的最后一分钟,这两个场景又再次重现。两天之后,两队在约克郡进行重赛。

“我们很失望不得不回到希尔斯堡,”门将涅茨维基说,“我最主要的回忆就是观众。”

“大卫·斯皮迪在热身的时候走过来,我对他说,你在巴恩斯利(他此前效力过的俱乐部之一)见过这些吗?他说没有,你在雷克瑟姆见过这些吗?在谢周三我球门身后看台很大很著名,比赛开始之后,他们的球队便很快发起进攻,我们并无法与之抗衡。”

观众的人数与在蓝桥一样,但客场球迷的比例更大。但是,主场球迷享受着那场比赛,他们的球队攻入两记经典的头球。

“我并不记得,但我记得他们的第三个进球,布莱恩·马尔伍德距离球门25米开外的弧线球,”涅茨维基说,“任何时刻,当你作为一名守门员,在上半场便三度被洞穿球门,这让你失望,这不正常。”

如果主裁判看到米基·托马斯在门前的报复动作,情况可能变得更糟。附近的切尔西球迷很快便高唱“只有一个米基·托马斯”,这也分散了主裁判的注意力,威尔士国脚继续留在球场上。

“我们的主教练约翰·尼尔半场的时候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米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打他,他说什么了?’”托马斯说,“然后约翰对我们所有人说,‘你们让自己处在这样的局面中,现在你们需要让自己走出来。’”

“半场结束下场的时候,我们非常沮丧,”涅茨维基说,“但谢周三的球员表情轻佻,这激怒我们。好像在说——我能进球吗?我能进球吗?——他们认为,他们已经赢下比赛。主教练派上保罗·卡诺维尔。”

卡诺维尔在自己的自传《黑与蓝》中形容更衣室内“乱哄哄”,乔伊·琼斯和乔·麦克拉夫林都在激励队友踢出更好的表现。

“约翰·尼尔知道我们有些不安,想解决问题,因此他听之任之,与帕特和克里谈论定位球战术。”

“那种情况经常出现,我们会丢几个球,”内文说,“我们是一支开放的球队,我记得那个赛季之前在卡迪夫城也0-3落后,然后仍然追平对手。”

“对阵谢周三表现并不差,但他们运气很好,而我们则不然,但保罗出场,重新开场后很快便进球。我的位置完全不同,那场比赛剩下的时候我基本是踢中前卫,那是我喜欢的位置,我,我可以去到任何位置,我们有很多努力的球员。托马斯好像换了一个人,斯派克曼也一样,因此我们决定给谢周三一点颜色看看。”

“那个进球之后,很多球员都互相对望,认为我们能够做到。很难解释原因,但我们就是做到了。”

在下半场,数以千计的切尔西球迷继续高唱呐喊,这让我们更加有信心。

“这总是会发生,”内文说,“球迷只是高唱,在我们表现不好的时候这看上去并不合适。那是我们能够回到比赛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球场有很多谢周三的支持者,但我们的球迷更加疯狂。”

“约翰·尼尔,上帝保佑他,他在半场的时候做出改变,这是一次积极的改变,”斯派克曼说,“卡诺维尔的速度造成对手很大的麻烦,我们气势如虹。当我们进球之后,我们认为不会输掉这场比赛。”

“比赛重新开球之后,乔伊后场长传给克里,”卡诺维尔在《黑与蓝》中写到。

“那是一次赌博,克里将球顶下来,皮球落在我和中后卫中间,我抢先得球。我的左脚射门在对方门将面前有反弹,他没有机会。比赛重新开球后11秒钟,我们便扳回一球,1-3落后。”

很快便是3-2。“克里·迪克逊那个进球非常精彩,”评论员在电视集锦中说。

托马斯成为故事的主角。

“这两个进球给我们动力,而他们则完全崩溃。那个扳平比分的进球,因为我非常了解帕特,他有很高的球商,视野开阔,因此当他拿球进攻的时候,我只需要不断跑动。我甚至不需要喊叫,因为他知道我在哪里,他将球回传给我,我将球射入球门上角。”

对于卡诺维尔来说,那是他生涯在球场上的巅峰之作,那个夜晚,也是他21年来首次与他父亲相遇,虽然见面需要等到比赛结束时。他们都在体育场内,卡诺维尔在比赛结束的时候挥动手臂,表示他知道这个事实。这位年轻的边锋在比赛进行到85分钟内的时候进球,帮助切尔西4-3领先。

“我知道克里总是喜欢自己射门,就像所有伟大的前锋那样,但我完全无人盯防,跑向禁区,”卡诺维尔回忆说,“这肯定是我第八次回忆,我相信他在寻找角度射门,但他却将球传给我。”

“当皮球越过门线的时候,我想,‘哦,上帝!这是制胜球’。”

“客队球迷区的场景难以置信,完美的杯赛大戏几乎完成,但还有波折。在常规时间最后时刻,谢周三的边后卫斯特尔兰带球杀入切尔西的禁区,看上去他已经没有空间,但我们的边后卫道格·罗格维却将他绊倒。”

“道格认为,是我脚下丢球才导致他失去自己的位置,”内文说。

“在犯规之后,我想跟道格说,”托马斯补充道,“因为我能够做出抢断,但现在,我们都犯下错误。”

涅茨维基未能扑出点球,比分变成4-4。

“我此前面对过斯特尔兰,看过他很多的点球,我告诉自己,站住,因为他很多次都是射中路,但正如很多门将会告诉你的那样,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幸的是,他还是射中路,皮球从我脚尖入网。”

我们的威尔士国脚在随后的加时赛中发挥重要作用,让比分没有改写,但两支球队都筋疲力尽。

“道格送出点球似乎并不重要,因为我们在0-3落后的情况下拿到一场平局,他们现在要回到我们的地方,”内文说。

是的,那场切尔西历史上最伟大的逆转之一未能收获一场胜利,杀入四强令人失望,但最终的结局很好,如果不是我们在4-3领先的情况下让对手追平比分,也就没有机会在斯坦福桥见证另外一个戏剧性的夜晚。

——明天回来观看第二部分和第二场重赛的故事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