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切尔西与斯堪的纳维亚球队的欧战交战史

今晚,休息两个月后的欧战重新开打,蓝军在欧联杯32强战第一回合做客瑞典,对阵马尔默。

切尔西历史上同很多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球队交手过,现在这个名单上又要加上马尔默的名字。在俱乐部欧战史上,来自这个地方的球队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我们欧战史的第一章便是在斯堪的纳维亚写成,准确地说,是在丹麦。1958年,在国际城市博览会杯的比赛里,我们完成了在欧洲战场的处子秀,对手是弗雷姆。

该项赛事诞生于1955年,参赛球队为各城市的代表队,每三年举办一次。我们参加了第二届,当时整个赛制进行了调整。

比赛改为两年一次,大部分城市代表队已被常规俱乐部队代替,切尔西受邀代替本就由蓝军主导的伦敦代表队。每个球队被允许使用三名来自相同城市的外援,但我们的教练泰德·德雷克婉拒了这一提议。

事实证明,这是非常明智的决定。最近不幸去世的麦克·哈里森当时帮助球队取得领先,虽然两分钟后主队扳平,但杰出的吉米·格里夫斯和托尼·尼古拉斯帮助我们领先结束第一回合。

回到斯坦福桥,格里夫斯再次星光闪耀,在比赛中梅开二度,球队4-1战胜对手。不幸的是我们在第二轮两回合总比分1-5输给贝尔格莱德代表队,结束了在这届杯赛的征程。

下一次碰到来自斯堪的纳维亚的对手是在13年后的欧洲优胜者杯,那是1971/72赛季,我们作为卫冕冠军参赛。

在前一个赛季,我们在重赛中击败了皇家马德里夺冠。但这次的卫冕之旅并不顺利,虽然在第一轮总比分21-0赢了霍查拉奇青年队,但蓝军在北欧对手艾维达堡前止住了脚步。我们在客场与对手互交白卷,回到斯坦福双方打成1-1平,蓝军因客场进球少被淘汰。

天降大雪

在同北欧球队比赛的历史上,令人印象最深的应该是1997/98赛季的优胜者杯,我们在第二轮第一回合做客挪威对阵特罗姆瑟的比赛。

比赛在极度恶劣的天气条件下进行,温度低于零度,球场草皮被积雪覆盖,几乎看不见绿色。赛前,古利特带领的蓝军是获胜热门,但恶劣的条件帮了对手大忙,开场才20分钟对手就已经2-0领先。

而比分的更替也让比赛有了更多戏剧性色彩。在维亚利扳回一球后,主队立刻又还以颜色,将进球优势保持在两个。随后,我们的意大利前锋像参加回转滑雪赛一样一路进入对方禁区将球打进球门下角,缩小了比分差距。

终场哨响起后,古利特难掩失望之情,他说:“正常比赛里你至少要能看见草皮的绿色,但这里只能看见白色的雪。比赛中间为了清理积雪还暂停了两次,情况糟透了,这不能称之为足球。”

第二回合回到伦敦,这场比赛可没有半点雪的影子,我们轻松7-1战胜客队。维亚利再现门前杀手本色,上演帽子戏法。

此后我们又战胜了贝蒂斯和维琴察,其中主场对后者的比赛是俱乐部欧战史上最经典的时刻之一。在总比分0-2落后对手时,我们顽强追平比分,最后凭借马克·休斯的漂亮进球完成逆转。

决赛的对手是德国球队斯图加特,他们当时的教练是勒夫。比赛的举办地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场地是斯德哥尔摩的卢桑达体育场。

很多切尔西球迷开车去瑞典为球队助威。佐拉替补上场第二次碰到皮球便破门得分,这也是全场比赛的唯一进球。我们的球迷疯狂庆祝胜利。在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里,我们相继获得足总杯,联赛杯和优胜者杯冠军。继在国内赛事夺冠后,我们又在欧洲赛场捧杯,我们成为当时欧洲成功俱乐部的典范。这也使斯德哥尔摩在蓝军球迷心中始终保有一席之地,对于那些有幸在1998年5月去到现场的球迷来说更是如此。

连战三轮

在斯德哥尔摩夺冠后,我们的卫冕之旅与斯堪的纳维亚紧密地联系了起来。在下一个赛季的杯赛里,我们前三轮的对手分别来自瑞典、丹麦和挪威。

勒伯夫在第一回合的进球帮助我淘汰赫尔辛堡,接下来我们抽签抽到了哥本哈根。首回合在主场我们靠德塞利的进球1-1打平对手,到客场后布莱恩·劳德鲁普打进效力蓝军的唯一进球,把我们送入下一轮。巧合的是,这也是他在蓝军短暂生涯中的最后一场比赛,离开切尔西后,他加盟的正是这支被他淘汰的丹麦球队哥本哈根。

在四分之一决赛里我们碰到了挪威球队瓦勒伦加,球队自信满满,首回合3-0战胜对手,进球的是巴巴亚罗、怀斯和佐拉。

 

回到主场,蓝军险胜对手,双方共踢进五球,伯纳德·兰布尔德的进球最终决定了当晚比赛的胜负。我们连续两年进入该项赛事的半决赛。半决赛第一回合我们主场1-1打平马洛卡,但客场0-1失利。最后阶段怀斯送出的妙传本有机会将比赛拖入加时,但我们队长的近距离头球离奇偏出。

在这之后我们与北欧球队的交手是在欧冠联赛。2007/08赛季的首轮比赛,我们抽到了挪威球队罗森博格。

我们在上半场进行到一半时落后,下半场开始后第8分钟,舍甫琴科扳平比分。这也是穆里尼奥在切尔西第一段执教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幸运的是,第二回合的严寒天气下并没有给切尔西带来很大麻烦。那场比赛德罗巴独中两元,球队4-0获胜。在那之后,我们在格兰特的带领下历史上首次杀入这项赛事的决赛。但莫斯科的决赛之夜对于蓝军球迷来说是苦涩的,我们在点球大战中输给了曼联。

2010/11赛季,我们在欧冠32强战中碰到了哥本哈根,这是我们首次与对手在欧冠中交手。最后蓝军以总比分2-0晋级,阿内尔卡在丹麦首都梅开二度,第一个进球还是源自前蓝军飞翼格伦夏尔的失误。但之后曼联再次阻止了我们的步伐,这次是在四分之一决赛。

 

我们最近的一次碰到北欧球队是在2012/13赛季的欧冠,当时我们是卫冕冠军,小组赛我们同尤文图斯、顿涅茨克矿工、丹麦球队北西兰分在一个组。

我们在斯坦福桥2-2与意大利人打平,随后我们在丹麦获得了首胜,那场与北西兰的比赛在哥本哈根进行。胡安·马塔为球队首开记录,在比赛的最后11分钟里我们连进三球,全取三分。其中大卫·路易斯的直接任意球破门十分漂亮。

双方第二回合的比赛是小组最后一轮。我们进了丹麦人六个,但并不足以让我们小组出线,因为我们之前客场输给了尤文图斯和顿涅茨克矿工欠下太多积分。虽然在欧冠被淘汰,但我们进入欧联杯后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在阿姆斯特丹捧得冠军。那场同本菲卡的决赛颇具戏剧性,伊万诺维奇在最后时刻头球射门,攻入制胜进球。


总的来说,这些年里我们同北欧球队的交手成绩大都不错,让我们期待在今晚的这场比赛里切尔西也能取得好成绩。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