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慕尼黑回忆

马尔默和切尔西之间能联系上的地方很少,但提到欧冠决赛,双方有一点是相同的......

欧联杯重燃战火,在第一场比赛里我们将前往瑞典客场,这是我们20年来第一次做客瑞典。虽然外号同为蓝军,但两队直接的联系非常少,并且也已经年代久远。

与其它北欧国家相比,曾在蓝军效力过的瑞典球员数目非常稀少,没有什么值得写的。如果你有兴趣,我告诉你一个名字马格努斯·赫德曼,可能有人记得他曾在考文垂效力。在2006/07赛季,他曾经短期当过蓝军的第三(或第四)门将。

两支球队都曾进入了在慕尼黑举办的欧洲顶级俱乐部赛事决赛。这也意味着在这座德国城市举办的决赛中,有一半的比赛中有我们两队的球员。

马尔默在1979年打进冠军杯决赛,这也是他们唯一一次达到这一高度。不幸的是他们碰到了布莱恩·克拉夫执教的诺丁汉森林 — 史上唯一一支从第二级联赛升级并立即征服整个欧洲的球队。

当时执教马尔默的也是英国人。他就是鲍比·霍顿,他是马尔默历史上最受尊敬的技战术专家。而辅佐他的助理教练同样也来自英国,这个名字我们的读者应该很熟悉:罗伊·霍奇森。

对于马尔默来说,打进冠军杯决赛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但决赛遇到的对手对于他们来说太过强大,苏格兰边路好手约翰·罗伯逊助攻特雷弗·弗朗西斯打进全场唯一进球。

对于瑞典人来说,那个慕尼黑之夜的记忆可谓五味杂陈,但切尔西人对慕尼黑有完全不同的印象。2012年的那天是切尔西俱乐部历史上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因为我们最终夺得了欧洲最重要的俱乐部赛事奖杯。

蓝军有四名关键球员停赛,主帅迪马特奥派上了伯特兰德。这是他首次在欧冠赛场亮相,就碰上了最重要的决赛。拜仁在自己的主场控制着场上的局面,我们处境有点艰难。

穆勒先是浪费了一个首开记录的良机,但他把握住了第二次机会。克罗斯将球传到远门柱,德国国脚的头球弹地后越过了切赫。

迪马特奥的对策是派上托雷斯,西班牙人为蓝军赢得角球,这也是蓝军本场比赛获得的第一个角球。角球由胡安·马塔主罚,他准确将球送至德罗巴头上,后者跳起甩头攻门,皮球飞向球门上角,从诺伊尔手边进入球门。双方打平进入加时。

加时赛只过了5分钟,德罗巴在禁区里铲球时不慎碰倒了里贝里。前蓝军飞翼罗本主罚点球,他本有机会为球队带来领先,但切赫猜对了方向,扑出了点球,并将球牢牢压在身下。

双方激战120分钟不分上下,同四年前在莫斯科一样,蓝军又一次进入点球大战。马塔罚丢点球,当兰帕德准备主罚的时候,蓝军已经1-3落后,会不会又像上次那样痛失冠军?

但这次兰帕德稳稳罚进,切赫则扑出了奥利奇和施魏因施泰格的点球。接下来德罗巴如果罚进,蓝军就将取得比赛胜利。这还有什么疑问么?切尔西是欧洲冠军,我们梦想成真。由于这场比赛,蓝军球迷对慕尼黑一直有着特殊的感情。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