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博切纳尔:我的蓝军生涯

阿兰·博切纳尔上世纪60年代在切尔西效力了不到三年,为球队出场了差不多100次,恰逢球队历史上表现最出色的时间段之一。

他在1967年以创俱乐部记录的转会费从谢菲联转会蓝军。在我们最新一期对球队老伙计们的专访里,这名前蓝军前锋回忆了自己来到西伦敦后的快乐时光。他讲述了自己同伟大的彼得·奥斯古德的亲密关系,还谈到了自己的好朋友班克斯,后者本周早些时候不幸去世。

我们先从他的蓝军生涯开始......
 

请问您当时怎么会来到切尔西的?

当时我在谢菲联还是一名年轻球队,在锋线上同米克·琼斯搭档。唐·里维想把我俩都签到利兹去,我们的老板约翰·哈里斯以前在切尔西踢过球,他不愿我俩全都离开。米克去了利兹,我不太高兴,于是提交了转会申请。

有一天哈里斯叫我去他的办公室,说有球队想要我,是一支他唯一愿意放我去的球队,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去了布拉莫巷的办公室,门开了,我看到戴夫·萨克斯顿。

我同戴夫一起去吃了饭,是在谢菲尔德的哈勒姆塔。他刚当上切尔西的·主教练,想让我成为他第一个签下的球员。“你觉得你值多少?”他问我。我说三万到四万英镑吧,但当时他不停地做出再往上加的手势!最后我说了七万,我想他大概弄错了吧!

他说他准备为我付十万英镑,这个数字在当时市场上可从来没出现过。我当然就同意了!

您对俱乐部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刚从谢菲联过来的我感觉眼界大开!当时我开着胜利喷火牌(Triumph Spitfire)汽车。这车其实并没有那么快,但当时我心中却不这样认为!我一直开到富勒姆街,但找不到球队大门在哪儿!我看到了这个货摊,有一个人在卖水果和蔬菜。我放下车窗,问他斯坦福桥在哪儿。

他看了看我,认出了我,用一口伦敦腔说:”你就是那个我们刚花了十万英镑签的那个中锋吗?“

”是的,我就是!“

”那你连斯坦福桥在哪儿都不知道?到时你上场你别球门都找不到!“

其实当时我离那里只有100码的距离!

我在切尔西的第一堂训练课是在斯坦福桥的水泥外场,踢的是8人制的比赛。彼得·博内蒂把球传给我。我想在第一次碰球时给人留个好印象,但我连球都没碰着。我只记得被放倒在地上,‘绞肉机’隆·哈里斯对我说‘欢迎来到切尔西’!我没报复他,是他放倒的我!

在萨克斯顿手下踢球什么感觉?

他是带过我的最好的教练。他让人难以置信。他也是一个好人,也许作为主教练来说他过于仁慈了一点。当时他手下有很多球员。他也有威严的时候,你可不能过分欺负他。

在足球方面他帮了我很多,尤其是在我刚加盟的时候。有一天我们在威斯敏斯特训练,他让我留下来,并准备一兜球。别人都走了。

他把全部球在角旗边上排开,并把另一面角旗插在了离近门柱两码远的球门线上。他说如果我不能把球踢进近门柱这个小门就不能回家。

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了。在谢菲联我踢的是中锋,不发角球!我试了有半个小时,皮球飞得到处都是,奥斯古德在那等我一起回家,非常生气。

最后我终于踢进了一个,我随即意识到这是戴夫给我开的小灶。他是为了我好。他真是个天才。

能不能说说您在切尔西效力时最难忘的时刻......

我在首秀中取得了进球,那是在洛克公园对桑德兰的比赛。最失望的比赛是1970年杯赛决赛输给利兹。我的膝盖伤了,有2-3个月不能比赛。伊安·哈钦森当时的表现很出色。等我伤好的时候,已经无法融入他们了。

您在这里的时候和哪个队友最要好?

我和奥斯古德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我原来住在阿斯科特,而他住在温莎,所以我们到哪儿都是一块去。

附近跑步,萨克斯顿很生气,因为我和奥斯古德总是最慢的。他说如果我俩明天还是最慢的,就让我们下午都回去。

第二天跑到塔滕汉姆康纳附近的时候,我问约翰尼·霍林斯,“奥斯古德去哪儿了?” 我们突然听见一阵“啪塔啪塔”的声音,一匹马从我们身边飞驰而过,骑马的正是奥斯古德,他喊道,“今天我不会是最后一个了!”

他让他的朋友从马厩里把马牵出来,藏在塔滕汉姆康纳上面的树丛里,随后上了马,飞奔着超过了我们。萨克斯顿只能笑笑!

有没有哪个球队或者球员是你特别不喜欢碰到的,如果有的话,原因是什么?

有很多!你知道总有人会在球场上战胜你,比如杰克·查尔顿,利物浦时的隆·耶茨,戴夫·麦基。这时只能耸耸肩膀,这也是我现在73岁就浑身咯吱作响原因。诺曼·亨特,比利·布雷姆纳,诺比·斯泰尔斯你必须无所畏惧!必须要站起来。

对手的球迷如何?有让你害怕的客场么?

没有吧。在安菲尔德比赛的感觉很好。我记得当时比尔·香克利站在我们更衣室边上的门口,当我们经过的时候,他会说“伙计们,你们可要失望而归了!”

老的球场非常棒。萨克斯顿喜欢坐在斯坦福桥主看台的顶层,他觉得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比赛的情况。

你还记得对阵戈登·班克斯所在的球队时的情形么?你代表切尔西进过他三个球......

我记得有一次是奥斯古德射门被他挡出后到了我这里,我把球吊了进去。在我职业生涯早期代表谢菲联时也进过他球。

自那个时代起戈登就是我的好朋友,他曾代表过莱斯特城(博切纳尔在那儿做比赛日主持),近年来还去过他们赛场。我记得有次同斯托克城比赛回来的路上,我同奥斯古德谈起过他。能破他的门,感觉就像获了一个重要的奖项。他有那样的地位。他是最伟大的球员之一。

他的去世令人难以相信,太让人伤心了,你可以看到人们对他的感情。传奇这个词现在有点用滥了,不过他就是最出色的。

总的来说,怎么评价你的切尔西生涯?有哪些事情感觉有点遗憾?

我在这里的三年非常非常开心。我要是能待更多时间就好了,当时有各种各样原因。

我的表现本应更出色一些,不过我很享受在这里的生活。我和队友们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来到了一起。不管比赛是输是赢,不管是场上还是场下,切尔西都是个有趣的地方!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