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上一次在温布利的决赛中与曼城交手是哪一年?

蓝军将在周日卡拉宝杯决赛中与曼城交手,两队上一次在温布利进行的决赛中相遇还要追溯到1986年,那场比赛双方一共踢进了九个球,最终蓝军险胜对手......

两队最近一次在国家体育场相遇是去年八月的社区盾杯,距今并不遥远。不过两队最近一次在这里进行奖杯的争夺要追溯到1985/86赛季,那场比赛即使上了年纪的球迷都不一定会想得到。

英格兰足总会员杯对前两级联赛的球队开放报名,但第一届比赛只有5支顶级联赛球队参加,我们是其中之一。这5支英甲球队也包括了曼城。

所有球队被分为南区和北区,蓝军在小组赛中轻取朴茨茅斯和查尔顿,随后又在南区半决赛上通过互射点球淘汰了西布朗。

在南区决赛上我们的对手是牛津联,凯利·迪克逊上演帽子戏法,使我们在两回合比赛中胜出。决赛中我们将与曼城交手,下面是这场比赛的一些关键事实。

联赛和杯赛......一个周末连踢两场

决赛安排在3月1日周六进行,原本安排在这天的曼城与牛津联的联赛被取消。对此,牛津联并不愿意,他们提出了上诉。

他们的上诉被接纳,可是比赛又不好放在周中,因为会影响球迷现场观赛。于是这场比赛最后放在3月23日周日进行,尽管蓝军和曼城在前一天都要参加联赛。

蓝军远征戴尔球场挑战南安普顿,科林·佩茨打进全场唯一进球。而曼城则碰到了点小麻烦,他们在同曼联的德比战中0-2落后,但最终后来居上扳平比分。

阵容上的小调整

与现代足球不同,上世纪80年代大家很少对阵容进行轮换。在温布利切尔西派上的阵容同24小时前在南海岸时几乎一样,只有一个变化。

这场比赛凯利·迪克逊因伤缺阵,科林·李被放在锋线,同他搭档的是大卫·斯皮迪 -- 后来的结果证明这个调整是多么地明智,那天我们的5个进球中有2个是李完成的。

李起初作为一名前锋加盟蓝军,但后来去踢了右后卫。由于迪克逊不能上场,李只能重操旧业,不过他的技能并未生疏,打进了两个球。

赫斯特之后的第一人

斯皮迪在这场比赛独中三元,成为赫斯特之后第一个在温布利上演帽子戏法的球员。1966年世界杯决赛赫斯特曾这里上演帽子戏法。

霍林斯带领的蓝军一上来还处于落后,但斯皮迪和李的进球使蓝军领先结束上半场。
 

斯皮迪完成帽子戏法后,蓝军4-1确立胜势。随后李又打进个人第二球改写比分。

但曼城在比赛最后六分钟疯狂反扑,道格·罗格维还不慎乌龙。曼城连追三分将比分变为5-4,给比赛添加了一个戏剧性的结尾。蓝军本已确立优势,但最后却是惊险胜出。

蓝军球迷数量占压倒性优势

决赛现场温布利涌入了接近7万名球迷,这个数字十分惊人。不要忘了这项赛事早期还遇到一些不利因素,并且双方前一天刚踢一场联赛。

对于蓝军来说,这是我们1972年联赛杯决赛1-2输给斯托克城后第一次进军温布利。球队受到的支持从球迷数量上就能看出来,在现场大约有6万名观众是支持蓝军一方的。

这是值得铭记的一天,尽管过程充满了戏剧性,但最终佩茨还是代表蓝军举起了冠军奖杯。

佩茨的完美周末

对于我们的队长佩茨来说,这是一个完美的周末。他在前一天同南安普顿的联赛里打进一个远射,随后又成为切尔西史上第一个在温布利捧杯的队长。

1970年的足总杯我们经历重赛后在老特拉福德夺冠,而一年后的优胜者杯我们也经历了重赛,最后的捧杯地点是希腊。而1964/65赛季我们战胜莱斯特城夺得联赛杯时,决赛采用的是主客场两回合赛制。

 

与这些赛事相比,英足总会员杯没有那么悠久的历史,也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但这对那时的蓝军很重要。佩茨是这样说的:

“在温布利成千上万名观众面前踢比赛的感觉非常棒,一旦上了场,你才不会去管踢的是什么杯,只想全力赢下比赛。”

“人们总是问我连续两天踢比赛会不会觉得累。其实这挺有意思的,在热身的时候我确实感到有点儿累,但开球后听到那么多球迷的喝彩,那些疲劳早已抛到九霄云外。肾上腺素开始起作用。”

再次夺冠

战胜曼城使切尔西第一次获得这项赛事的冠军,而1989/90赛季我们又再次夺冠。

当时这个比赛的名字是“顶峰信息杯”,我们在区域决赛中总比分4-0战胜水晶宫,在温布利的决赛我们的对手是米德尔斯堡。

那场比赛本身远远算不上经典,同曼城的那场相比,这场比赛平淡无奇,蓝军凭借上半场托尼·多里戈的直接任意球得分最终捧杯。

而这并不是我们最后一次在温布利击败米德尔斯堡。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