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乔迪·莫里斯谈他保持的切尔西最年轻英超出场球员纪录和现在这批自己培养球员的成名

24年前的今天,乔迪·莫里斯在度过自己17岁生日六周后,完成自己的切尔西首秀。

我们的助理主教练接受切尔西官网采访,谈到那一天;他仍然保持的最年轻切尔西英超出场球员纪录和目前这批本土培养的球员在斯坦福桥扬名立万……

里奥·费迪南德曾经称他是“伦敦最好的学童球员”,因此1996年2月初,当我们击败米德尔斯堡的联赛中,乔迪·莫里斯在比赛最后的18分钟替补出场的时候,斯坦福桥充满着激动和兴奋的情绪。

格伦·霍德尔用一种很谨慎的方式将他介绍进入一线队。霍德尔之前一年才正式挂靴,他自己就年少成名,代表英格兰队出场超过50次。

蓝军5-0领先,进球的是约翰·斯潘瑟、保罗·福尔隆,以及由皮考克完成的我们第一个英超帽子戏法,这个时候,莫里斯被得到出场的指示。当时他17岁零43天,但他在中场拿球的时候非常轻松和自信。

“我并没有考虑太多再次进入阵容,因为几天前客场对阵女王公园巡游者的足总杯中,我已经坐上替补席,没有出场,”莫里斯回忆说,“霍德尔让我热身,但每个人都热身,我认为,我只是其中一员而已。”
 

“我记得当我在场边热身的时候,身后有几名球迷对我高喊。我当时在看比赛,瞥到有4-5个人都指向替补席,在那里霍德尔叫我回去。”

“他让我出场,踢出正常的水平。他说,我训练很好,不用做什么不同的事情,只要享受比赛。当我第一次触球的时候就被犯规,但我只想继续。我喜欢在场上的每一分钟。”

很多观察家将对阵米德尔斯堡的表现和结果看成是霍德尔一直在努力踢出的比赛风格的标准,边翼卫在两侧进攻,而古利特在清道夫的位置上指挥全队。

“我们在霍德尔的麾下踢出很多精彩的足球,但有时候我们丢掉一些很愚蠢的失球,看上去非常开放,”莫里斯承认,“我们可以分球,边翼卫参与度很高。面对很多比赛我们都是这样去做的,我们能够踢出统治足球,但后防的时候往往让我们付出代价。”
 

莫里斯再次为切尔西出场是六个月之后,但他代表儿时的俱乐部征战欧冠——难忘的是与哈维和巴塞罗那交锋——他一共为蓝军出场173次,获得过欧洲优胜者杯和足总杯冠军。

蓝军球迷仍然记得他,当他以助理主教练的新角色,与兰帕德一起坐在教练席上的时候,球迷经常会唱起他的名字。他在中场讨喜的比赛方式是其中一个原因,但也因为他是哈默史密斯本地人,那里距离斯坦福桥只有一英里半。

“我从家里步行过来,”他谈到完成成年队首秀的日子,在那之前,他在我们的青训营各个梯队接受近10年的训练,“我总是顺着North End路走过来,除非正好有28路公交车路过,这样你可以上车,在富勒姆路下车。有时候,如果你在两个公交车站之间被发现有些尴尬,因为我们必须身穿俱乐部的队服,这样你不得不小跑。”

“比赛之后,我与妈妈和爸爸从球场走路回家,那是一个自豪的时刻。我记得路过一家酒吧,每个人都走出来给我一些掌声。我总是感觉,我从我所在的地区得到很大的支持,因为人们都希望看到一个当地的小伙子有好的表现。”

“像大部分俱乐部一样,切尔西球迷支持他们自己的球员,在我完成首秀之前,我就感觉到这一点。我为英格兰青年队效力过,也去过里尔肖(英足总的精英学校),因此已经有一些炒作。我总是能够感受到支持,但为我从八岁开始便效力,从小支持的俱乐部出场是一种特殊的感觉。”
 

在度过17年职业球员生涯后,莫里斯在退役后转行当教练,在我们的青训营度过五年,在2016年到2018年执教U-18的两年间,他赢得过七座奖杯。

他培养了芒特、亚伯拉罕和哈德森-奥多伊这样的新秀,但他是否希望在他们的时候,他能够作为一名年轻球员得到突破?

“现在有更多的关注和压力,但也有支持。我知道我和我的家庭能够从青训营为现在的年轻球员提供的帮助中受益。现在更加职业,也许有更多的陷阱,但同时,你在这家足球俱乐部得到的支持和教育是妙不可言的。”

“有些人可能说我家教很严,但那是我所知道的。我还有朋友住在我长大的地方,那对于造就作为职业球员和一个男人的我起到很大的作用。你总是有机会离开那里,给自己更好的生活。”

“时至今日,那里仍然有一些项目支持年轻人,给他们勾画蓝图,远离麻烦。那对于我和很多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
 

24年对于莫里斯的人生来说经历一个轮回。他现在回到斯坦福桥,而年轻本土天才的出现再次成为交谈的话题。兰帕德的另外两名助手乔·爱德华兹和克里斯·琼斯也有在我们的青训营执教的经历,因此这个赛季很多科巴姆培养的青年才俊涌现也就不让人感到意外。

“我们几乎成为很多人的第二主队,因为我们有很多年轻的英格兰球员得到机会,”莫里斯继续说,“我一直都支持让年轻球员出场,但他们必须足够出色,他们必须职业,他们必须想要为切尔西效力,付出汗水和努力。”

“如果你有一所像我们这样的青训营,为何不看看那些足够好的球员呢?谢天谢地,我们在这里培养年轻球员的方式,他们来到这里,希望抓住机会,这是这个赛季有很多首秀,本土球员有很多出场时间的原因。”

尽管有很多首秀球员,但莫里斯创造的我们英超出场最年轻球员的纪录岿然不动。阿姆帕杜在2017年12月对阵哈德斯菲尔德替补出场时,他比莫里斯的纪录年长46天,而哈德森-奥多伊在2018年1月对阵伯恩茅斯出场的时候虽然比阿姆帕杜年轻4天,但仍然比莫里斯的17岁零43天的纪录年长一个多月。

“我有些意外,但真的感到骄傲——我希望这个纪录能够在这里永远保持下去,”莫斯利承认,“我知道,我在切尔西当球员的时候并没有制造大新闻,但我很骄傲,因为我是当地的小伙子。我在那个非常困难的时间崭露头角,踢过很多场比赛,尽管我认为应该出场次数更多。”

“能够在像切尔西这样的一家超级豪门保持任何纪录都是我始终感到骄傲的,对于我来说,这非常特别。这是我会永远保持的,尽管它最终会被打破。”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