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最初的冬歇期:当63年的寒冬让比赛暂停

我们正在享受英格兰历史上第一次正式的冬歇期,但这被拿来与1962/63赛季的寒冬相比,当时恶劣的天气让英格兰两个月之内几乎没有任何足球比赛。我们回顾那段故事,尤其是关注切尔西,我们从旧制乙级联赛中升级的努力受到大雪的干扰……

 

寒冬从1962年圣诞节那一周开始,暴雪和雾凇让12月22日的26场比赛被延期或者取消。到节礼日的时候,英格兰大部分地区都覆盖了10英寸的积雪。席卷全英的极度恶劣的天气直到三月份才有好转。

切尔西与卢顿在12月26日的比赛得以进行,对于这场比赛,《泰晤士报》形容场地“更加适合滑冰而非足球”。多赫蒂的青年军以2-0获胜,以六分的优势在旧制乙级联赛中领跑。考虑到当时赢下一场比赛只拿到两分,这是很大的优势,而且前两名球队将升级。

随之而来的是20世纪最寒冷的冬天。巨大的反气旋在冰岛附近形成,从北至南席卷英国。1963年1月仍然是自从1814年以来,这个国家最寒冷的一个月。气温低至-20.6度。非常寒冷。
 

公路和铁路运输受到影响,机场关闭,泰晤士河部分封冻。新鲜食品的价格上涨30%,数以百万瓶的牛奶消失,在很多地区,水管结冰。政府不得不事实严格配给制。

1963年1月第一个周六是足总杯第三轮的比赛日,原定的32场比赛只有3场按期举行,包括我们客场对阵特兰米尔的比赛——东北部分地方的情况稍好。两队在普伦顿公园2-2战平,需要在伦敦进行重赛。

原来用于融化柏油的路面加热机被带到斯坦福桥(顶图),希望能够让球场符合比赛要求,但没有效果。随后比赛连续五次延期,最终我们在1月30日才在重赛中击败默西塞德对手。

我们的情况还算好的。林肯和考文垂的第三轮比赛延期15次,而伯明翰 VS 伯里;谢菲联 VS 博尔顿和沃尔索尔 VS 曼城的比赛取消14次。这一轮比赛直到3月11日才结束,比原定晚两个月,而决赛被延迟三周,直到五月底才进行。

联赛中情况好一点。到2月初的时候,足球各个联盟有近300场比赛因为天气的原因被取消,伦敦和南部地区受到的影响尤其大。
 

与特兰米尔的两场比赛之间,多赫蒂决定带领球队去海外,在更加温暖的地区训练和进行几场友谊赛。选择的目的地是马耳他,那里的平均温度是17度。

“那是一次难以评判的旅程,因为肯·谢利托受伤,”多赫蒂回忆说。

“我们做了当时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但我们在一段时间失去也许是最好的右后卫,因此我们不能说那是一次成功的旅程。”

这名边后卫的缺席打破球队的平衡,那也是我们随后状态下滑的原因之一。前锋布里奇斯认为还有其他的原因。

“我们去到马耳他,虽然我们在那里训练,但我们也享受一段很好的时光。当我们回来的时候,我们连续输掉五场比赛,非常挣扎。是因为天气?还是因为我们没了状态?我不知道。”

布里奇斯的前锋搭档坦布林那个赛季攻入35个联赛进球,他相信,由于斯坦福桥很多比赛延期导致的连续客场比赛是很重要的因素。
 

1963年2月的伦敦,前23天有20天下雪,那个月,我们只在威尔士进行了两场联赛,在斯旺西和卡迪夫输球,然后在3月2日,斯坦福桥终于迎来12月15日以来的首场联赛比赛。哈德斯菲尔德2-1取胜,随后在东北部连续输给米德尔斯堡和纽卡斯尔之后,恐惧的情绪在弥漫。

3-1击败升级对手德比郡稳住局面,虽然切尔西再也没有达到上半个赛季的高度,但最终以第二名的身份冲线。我们只是因为场均进球数落后桑德兰。我们在最后一个客场比赛曾经1-0击败过桑德兰。

“我们在圣诞节之前顺风顺水,但节礼日之后,我们变得一无是处,感觉我们变成另外一支球队,”坦布里回忆说。

在受到天气干扰前后,球队的状态完全不同,但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积极势头的突然停止就像国家一样。一支年轻的球队失去节奏。

“个人来说,我认为是因为我们是一支非常年轻的球队,可能太年轻,但当你回顾的时候,那可能是发生在我们身上最好的事情,”布里奇斯回忆说。

切尔西在回归旧制甲级联赛的第一个赛季获得第五,随后一个赛季成为真正的冠军争夺者,1963年经历那个寒冬的球员因此变得更加强大。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