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亚伯拉罕谈回到科巴姆;信心的重要性和他足球生涯迄今最糟糕时刻

亚伯拉罕是切尔西本赛季的最佳射手,他已经攻入15个进球,但蓝军9号承认,进球的压力这个赛季有些时候给他带来很大挑战。

对于儿时就效力蓝军的亚伯拉罕来说,他在成年队的第一个完整赛季有起起伏伏,他上赛季租借英冠收获颇丰,帮助维拉升级,因此在今年夏天得以返回斯坦福桥。

他谈到本赛季一些真正的低潮期,包括他自认为是他足球生涯迄今最糟糕的时刻,那就是在超级杯决赛中罚丢关键点球之后,但他也评估,兰帕德对他的信任,以及他强烈的自信帮助自己度过这些时刻,并推动他2019/20赛季在切尔西发挥关键作用。

在回顾之前,亚伯拉罕谈到上周回归科巴姆,英超联赛允许有步骤恢复训练

“我们经历一些艰难的训练课,但很高兴回归,一切都很好,”他透露。

“显然,我们被分成3-4人的小组,因此我们并不习惯,但希望下一阶段,我们能够更多人一起训练,并且有更好的接触。”

“这很艰难,”他谈到这段封闭时期,“但最重要的事情是健康。我们现在回来,希望我们可以很快让一切回归正常。”

顶级联赛的压力很大,但可能承受压力最大的还是在前锋线的球员。球队的其他球员可以被要求表现稳定,而不是特别,但前锋则只是因为他们的进球数而得到评判,而这往往是足球比赛中最难的工作。

亚伯拉罕谈到前锋的心理,从回顾他租借斯旺西,首次获得英超经验开始。他的2017/18赛季在南威尔士开始,当时他还未年满20岁,到十月中的时候,他已经攻入4个进球,但在赛季剩余的时间,他却只有一球入账,而威尔士球队也最终降级。

在一支创造机会寥寥的球队中,亚伯拉罕知道,如果他不能捉住出现在他面前的第一次机会的话,那么他可能无法在剩下的比赛时间内再得到另外的机会。

“当我在斯旺西的时候,我机会很少,但如果我不能捉住它们的话,我知道是什么后果,”他承认,“那是我唯一的机会,我没有捉住。那个赛季,我失去很多的信心,我不断给自己鼓气。”

“那是我首次英超经历,很难。我开始的时候踢得不错,进了几个球,但我们进入一段无法创造机会的阶段,我们踢得不好,输掉很多场比赛。那是我需要很快学习的事情,因为那与我在切尔西青年队踢球不同。”

上赛季在米德兰兹经历一个很有收获的赛季之后,他的自信得以恢复,他的25个进球帮助迪恩·史密斯的球队通过附加赛升入英超,而他们在附加赛决赛中击败的正是兰帕德执教的德比郡。

“我知道自己的能力,以及我能够做什么,”他阐述到,“随后一个赛季,我的计划是留在英超,但没有发生。幸亏我去了像阿斯顿维拉这样一家很好的俱乐部,我能够重新建立信心,在那里做好我的事情。”

他在维拉公园的努力足以说服兰帕德在去年夏天将切尔西的9号球衣交给他,他以33场比赛参与19个进球(15个进球和4次助攻)回报主教练。

但是,赛季开始几周,外界对他存在质疑,亚伯拉罕承认,他也怀疑自己的能力,至少在超级杯决赛罚丢点球之后。

“上个赛季在维拉,我8-9个点球只罚丢一次,因此我有信心,”他解释说,“我记得我走上去,感到压力,在我之前,没有人罚丢过,因此我知道,我必须进球。”

“我脑子里面想好我要怎么罚,但当我助跑的时候,我改变主意。后来在更衣室,每个人走到我身边说‘不要担心,这种事情也会发生在最好的球员身上’,但那个时候,我不想听这些。我想要大家理我远点,我当时眼含热泪。”

“那之后,我失去很多的信心。我外租的时候做得很好,但当我回到切尔西,却并不是那样——我无法收获我的第一个进球,我什么都做不了。在我脑子里面,我在想,承受所有的压力是否值得,因为我在推特上被别人谩骂,有很多种族主义的言论,人们说,我配不上为切尔西效力。那是我在足球生涯中碰到的最大打击。”

幸运的是,22岁的亚伯拉罕没有停止努力,而兰帕德也保持对他的信心。10天之后客场对诺维奇,他首发,并打开他在俱乐部的进球账户,攻入他三场比赛七个进球中的前两个。

“在我脑子里面,我知道,如果我不进球,那么我就可能错过最后的机会,”他谈到在卡罗路的那场比赛,“当我进球之后,我感到很激动。我跑向主教练,我想‘我刚刚攻入在切尔西的第一个进球!’”

“从那开始,我的信心在恢复。那场比赛,我也攻入制胜球,因此信心在逐渐恢复。切尔西球迷开始信任我。”

“作为一名前锋,你需要信任自己,拥有这样的信心。作为切尔西9号,你有很多需要填补的,因此我需要相信,我是那个人,我可以进球,为球队做贡献。你需要带着这种感觉去参加每场比赛。”

蓝军球迷希望英超下个月重启的时候,亚伯拉罕仍然有那种良好的感觉。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