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兰帕德:我们有锐利的个性,我们需要它

继昨天兰帕德对周中在安菲尔德的一次边线事件中所使用的语言表示后悔之后,但他并不认为是裁判的错误决定让他站起来支持他的球队,这位切尔西主教练被进一步询问了那个时刻,以及他认为在顶级比赛中板凳之间应有的行为准则。

兰帕德也被问到是否一定程度的傲慢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什么时候要注意不要越界,而且要遵循一些不成文的规则,他说:

“当你和教练们之间讲话时,并且现在远离人群后我们相互之间可以听得更加清楚,很多教练会要求做出决定,不管决定是对是错,然后你们会相互交谈。但是,当坐在长椅上的人跳起来,想跟我说话,然后傻笑、微笑,一直这样做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这是不合逻辑的。”

“我还没有联系过利物浦,但我在比赛结束时握了握克洛普的手,并再次对他说,做得很好,”兰帕德确认道,“我会轻松地坐下来和他一起喝杯啤酒,祝贺他出色的工作。”

“我知道赢得英超冠军有多难,我也知道为此所做的工作,他已经在那里工作了四五年,这个过程和工作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这与发生的事情毫无关系。”

“在边线上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场边有摄像头和麦克风,它就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正如我之前说过的那样,我很后悔自己说的那些话,但我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我看到的不是犯规。”

“我不应该骂人,但我和一些工作人员都有各自的问题,我觉得这违反了板凳席的工作准则。”

“这是一项压力巨大的工作,我想我在很多时候都能保持冷静,但是在球场上我会捍卫那些我认为对切尔西有利的事情。在那场比赛中,我们竭尽全力想要拿下一分来确保前四,而利物浦却什么也不需要做,所以也许我更想要驱使我们去拿下一分,而我们一度差点就拿下了。”

 

兰帕德认为,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所有在高压下工作了一段时间的英超教练都会在某种程度上卷入类似的事件。

“我的性格有些凌厉,”他承认。“我为切尔西踢了那么长时间,在这支每年都在为英超冠军或欧冠冠军而奋斗的球队,我在这里一直在观察我周围的人,他们就锋芒毕露。”

“在对阵谢菲尔德联队之后,我不能站在那里要求我的球员发挥优势,而我自己没有这样的能力来推动俱乐部前进。用我的语言来说,这不是正确的方法。这可能发生在比赛中,我非常尊重克洛普,我在最后和他握手,这与利物浦足球俱乐部所做的一切无关。无论前几天的结果如何,我都竭力为他们鼓掌。对我来说,这只是一个比赛中的时刻而已。”

 

“我认为骄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品质,无论是作为一名球员,还是作为一名要处理球场上各类情况的教练,”他补充道,“因为周围的人会对你充满期待,你做的任何不完美事情都可能被视为错误或不正确的,人们会对你充满批评。如果你对自己的工作没有一定程度的自信,那么你就会受到负面影响,甚至可能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此外,当你谈论骄傲的时候,也包含着尊重。我的感觉是,在利物浦的替补席上,有一个人绝对越过了那条线。这在我看来是一种傲慢。”

更多切尔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