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家

吉尔斯·史密斯:真正重要的是,这些事可以无关紧要

对于切尔西来说,2019/20赛季终于结束了。经历过停赛、复赛,以及VAR的使用,我们对足球有了新的认识。这个赛季对球迷而言非常特殊,正如蓝军的支持者和专栏作家吉尔斯·史密斯所说……

至少,我们上周已经在慕尼黑学到了很多——或者更确切地说,当我们坐在客厅看这场比赛时,会发现拜仁基本都在我方禁区活动,而且还注意到: 如果你在欧冠赛场对战拜仁,目的在于从中寻求进步,让他们领先三球还远远不够。

我曾说过,次回合开赛前,首回合比分的意义已经发生很大改变,这应该不会引起多大争议。毕竟从那场比赛结束后,长久的停赛和后续复赛,已经让赛事气氛发生了变化。我们也有理由更期待第二回合的比赛了。而事实上,如果你要给一个不懂英语的人解释“hiding to nothing”,上周六晚上打开电视就是一个很好的途径。

在那种艰难又疲惫的情况下,至少在下半场的前10分钟里,我们能感觉到今晚蓝军的表现令人振奋。

这支队伍早已精疲力竭,毫无疑问,他们渴望休息。然而,恰恰在最需要休息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被赶上一架飞机,被派遣到欧洲各地去完成一项实际上只存在于合同范围内的义务。所以,在这场比赛的那几分钟和其他大部分时间里,他们表现出来的专业和活力,是具有英雄气质,令人欣慰的。

当然了,奥多伊在上半场进球被取消这件事完全改写了比赛走势。这属于VAR介入比赛的典型案例——违反足球艺术。只要进球是精彩的,就真的没理由被取消,除非有一款软件强行介入。更不用说在进攻期间发生的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越位了,毕竟前一回合比赛可能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这是一个残酷的时刻,也是对VAR在足球中所扮演角色的一个悲哀的反思。它不仅扼杀了比赛的乐趣,也践踏了难能可贵的精彩进球。当科学的力量将越过诺伊尔指尖的进球吹出时,你就知道是令人扫兴的那些家伙们胜利了。

有意思的是,在复赛阶段,大家只能在电视上看球,因此VAR非常受人欢迎。至少在这层含义上,它能保证一定的商业利益,也不会遭受现场观众的大声抗议。但VAR的弱点和对足球的消极影响也逐渐暴露出来。

然而,我并没有从那些录制的现场声中找到任何反对VAR的口号,这是后期添加的人群噪声不够真实的原因之一。好吧,我相信我们都期待着在9月份重新开始抱怨VAR——并且希望在适当的时候,我们可以听到自己在球场内的声音。这是我们的诉求。

当然,对于复赛还有很多值得期待的原因:这支蓝军充满了有天赋的年轻小将,新签约的天才球员会为球队注入活力,并在足智多谋的教练带领下迈向未来。谁不想亲眼目睹这些场面呢?

谁不想亲自和威廉、佩德罗道别呢?这两位球员在过去的几个赛季里为我们带来了快乐,我们应该为他们做些更温暖的告别。没有这样的机会真是太可惜了。还记得亲临球场看比赛的时候吗?这很有趣,也很重要。希望不久的将来能继续如此。

无论如何,本赛季就这样结束了,利物浦加冕联赛冠军,阿森纳赢得足总杯冠军。如果还有人继续看比赛的话,会有其他球队将赢得欧冠和欧联的冠军。

只有在联盟杯上以微弱优势战胜阿斯顿维拉的曼城队,可以宣称在传统2019/20赛季中赢得奖杯。我想,这是我们继续热爱和尊重古老的联赛杯的一个原因:它没有太多负重,可以在全球疫情到来之前完结,真正焕然一新。

重启阶段的特殊之处在于,如果您想重启,它就会继续;如果您不想重启,它就不会继续。但我们内心都知道,这意味着复赛与否并不重要。因为在平时,足球从来不会给你提供这么多选择。恢复正常秩序值得庆祝,也希望以后别再给我们提供这么多选择的机会。

More from Chel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