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中场吉尔莫今天与蓝军签订一份长约,成为14年来首位为蓝军首秀的苏格兰球员。你还记得1990年以来,其他为切尔西首秀的来自北境的球员吗?

相关阅读:吉尔莫与切尔西续约

我们的历史上有很多出色的苏格兰球员。查理·库克和帕特·内文就在蓝桥获得过年度最佳球员,获得这个荣誉的还有大卫·斯皮迪——出生在英格兰,但却是苏格兰国脚——和史蒂夫·克拉克。

还有很多,譬如约翰·泰特·罗伯逊,他是第一位蓝军球员兼主教练;加拉赫和他的同胞汤米·劳和阿莱士·杰克逊;奇克·汤普森,在我们第一次获得联赛冠军的赛季,他是主力门将;传奇边后卫和后来成为主教练的麦克雷迪。我们还能列出很长的名字……

但是,近些年,能够在斯坦福桥进入一线队的苏格兰人屈指可数。事实上,吉尔莫是自从2005年以来第一位完成俱乐部首秀的苏格兰人。在他之前是史蒂夫·瓦特,他在3-1击败斯坎索普的足总杯第三轮中首发。

这名中后卫出自切尔西的青训系统,在那个年代,他表现出作为一名英超后卫的基本素质。但是,他后来只获得过一次出场机会,并且是在第90分钟替补出场,随后离开俱乐部,征战低级别联赛。他效力的俱乐部中包括我们下一个卡拉宝杯的对手格里姆斯比。他现在担任肯特郡的非联盟球队海斯镇的主教练。

在瓦特之前八年,有另外一位为切尔西首秀的苏格兰人:史蒂芬·汉普希尔,他的机会也是在一场杯赛上——这次是联赛杯——在点球战击败布莱克本的比赛中,他替换马克·休斯出场。

那个赛季,我们最终在维亚利的带领下捧起奖杯。汉普希尔回归北境,他生涯最好的时期是效力第二级别联赛的布雷钦城。

再之前四年,有两名苏格兰首秀球员,其中一位是安迪·道,他是霍德尔时代最早签下的球员之一,帮助唤醒了英格兰足球一只沉睡的雄狮。

这名边后卫是苏格兰U-21国脚,他一共为蓝军出场18次,包括两场主场1-0击败曼联和利物浦的比赛。但是,随着俱乐部越来越强大,道逐渐失去自己的位置。他那个赛季随同切尔西获得足总杯后,2000年代表阿伯丁杀入过苏格兰联赛杯和苏格兰杯的决赛,但都输球。

大卫·霍普金是在1993年完成首秀的另外一名苏格兰球员,他在随后的两年中为蓝军出场46次,但有将近一半是替补出场。像丹尼斯·怀斯、皮考克和埃迪·牛顿在出场顺位上排在他之前,因此他很难有表现的机会。

但是与在他身后完成首秀的其他苏格兰球员不同,霍普金在英超的水晶宫确立自己的位置,代表水晶宫时,攻入过一个关键的附加赛进球。他还效力过利兹联和布拉德福德。现在担任家乡球队莫顿的主教练。

在那之前的1992年,我们在英超第一个赛季之前签下两名苏格兰球员。罗伯特·弗莱克是以创俱乐部纪录的价格从诺维奇加盟。他曾经在谢德看台之前攻破过蓝军球门。另外一位是约翰·斯潘瑟,当时他还是一名冉冉升起的新星,从流浪者加盟。

弗莱克的表现并没有达到预期,代表俱乐部的48次出场中只攻入过四个进球,但斯潘瑟受到球迷的喜爱。当时英格兰仍然盛行长传冲吊的传统足球,而斯潘瑟与马克·斯泰恩组成不寻常的两小组合。

1994年,我们杀入足总杯决赛,他发挥关键的作用,随后一个赛季,他在对阵奥地利孟菲斯的优胜者杯中攻入我们欧战赛场上最精彩的进球之一。当时他纵观全场,完成破门。他出场137次,攻入43个进球,其中的大部分进球都是高质量,他后来效力MLS的科罗拉多快速队,并在美国有着成功的教练生涯。

同时,弗莱克从来没有找到自己最好的状态,但他几年前接受切尔西比赛日指南采访的时候谈到他和蓝军球迷的友好关系。当时,他在一所学校担任助教。

我们最后两名苏格兰首秀球员是在1991年,其中一位还代表苏格兰参加过他们最近的一次国际大赛——1998年世界杯。

边后卫汤姆·博伊德最让你记得的也许是他在苏格兰小负巴西的1998年世界杯揭幕战上的乌龙球。他只为蓝军出场过32次,但在凯尔特人时期要成功很多,曾经作为队长率队获得过多次荣誉。

克莱格·博利在98年法国世界杯上也有想忘记的时刻,在对阵摩洛哥的生死战中,他被红牌罚下,不过在之前一场与挪威的比赛中,他为球队扳平比分。

他代表切尔西参加的137场比赛中有很多光明的时刻,包括击败温布尔登的足总杯半决赛——一年之前,他在对阵曼联的足总杯中回传失误导致我们被淘汰。但是,他并没有入选我们在温布利击败米德尔斯堡的阵容,随后离开切尔西。他在凯尔特人的第一个赛季结束时被苏格兰足球记者协会评选为年度最佳球员。他现在是美国ESPN的一位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