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前的今天,怀斯在帮助唤醒一个沉睡的伟大的俱乐部之后,离开切尔西。我们向这个仍然深受球迷欢心的前蓝军队长致敬。

隆·哈里斯是第一位捧起足总杯的切尔西队长,而后来的特里获得冠军的次数超过以往的任何一任队长,但是在这我昂为传奇领袖之间,怀斯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他的生涯可以通过他在杯赛中取得的成就而定义。

在1990年加盟蓝桥之前几年,他是温布利疯狂帮的一员,爆冷击败利物浦捧起过奖杯。他在西伦敦的初始几个赛季充满沮丧,蓝军在英格兰顶级联赛中排名中游,在杯赛中也乏善可陈。

即便几年之后,当怀斯被任命为俱乐部队长,率队杀入1994年的决赛,但在温布利还是不敌曼联,未能收获满意的结局。

率领我们参加足总杯决赛的荣耀,被输球的失望所掩盖。两年之后,在我们半决赛输给同一个对手几个月之后,怀斯与切尔西续约到21世纪。

他喜欢为此前六年始终在他心中的俱乐部效力,担任队长,但他仍然觉得有所缺憾:奖杯。那个时候,帮助切尔西获得过奖杯的队长名单并不长,当时他脑子里面只想着一件事情。

“我想要赢得一些东西,”他接受比赛日指南的时候说,“我不想要别人说,我在这里有过美好的时光,但他从来没有赢得过任何东西。我想要我的照片挂在墙上,大家说,‘是的,他帮助我们赢得这个,帮助我们赢得那个,’我想要像彼得·奥斯古德那样,人们记得他所赢得的东西。”

现在,他的照片已经挂在斯坦福桥四周的墙上。大家会说,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赢得过这个,赢得过那个。对于蓝军球迷来说,他曾经是我们在球场的代表,这位身材不高的领袖最终将奖杯带回斯坦福桥,这从1997年的足总杯冠军开始。

我们在温布利球场击败米德尔斯堡,迪马特奥开场一分钟便攻入世界波,埃迪·牛顿也攻入一球。与怀斯一样,牛顿也在切尔西度过困难的十年。

“在1994年的决赛输球之后,我相信,我们这次能赢,”怀斯谈到这个载入蓝军史册的日子,“我们都知道,你也知道。但赛后感觉如释重负。我坐下来,感觉到无比的满足感。这真的很难解释。”

“这样的成就感觉就像:‘你知道吗?我们在这里做到一些事情,这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很高兴,我们取得这样的成就,’这是献给每个人的。不仅是球迷,还有为贝茨和他的妻子苏珊娜,也是给所有的员工。对于每个人来说,那是一个伟大的时刻。”

那开启了切尔西成功的全新时代,时至今日,不断达到更高的巅峰。现在,获得英超冠军也觉得是很自然的,但那个时候,在12个月之内捧起足总杯、欧洲优胜者杯和联赛杯冠军是不敢想象的。

我们在2000年再次获得足总杯,在旧温布利大球场举行的最后一届决赛中,怀斯踢出全场最佳的表现。突然之间,我们已经很习惯于捧起奖杯。当他最初来到俱乐部的时候,没有切尔西球迷敢这样想。

当然,对于怀斯,如此赞誉都不为过。他曾经是切尔西历史上进球最多的中场球员,如果不是兰帕德的出现,这个纪录也许会保持到至今,包括他在圣西罗攻入的一记著名进球。

作为队长,他与球迷的关系也不同寻常。他独有的领袖气质不仅能够团结国际化的更衣室,还帮助培养我们的队长、领袖、传奇特里成为他的继任者。

但是看到他1997年在温布利走上台阶,举起足总杯?对于等待如此长久的蓝军球迷——以及认为他们需要一直等待下去的球迷来说——没有哪个画面能够与之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