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西将在客场对阵萨尔斯堡红牛,进行季前热身赛,但我们过去在正式比赛中造访奥地利成绩如何?

蓝军曾经两次在欧战中来到莫扎特、弗洛伊德和阿诺德·施瓦辛格的故乡,两次都是艰苦的比赛,但在那两个赛季,切尔西都能够杀入四强。

最近一次是1994/95赛季的欧洲优胜者杯,当时我们在霍德尔的率领下开始复兴,那个赛季我们在第二轮中碰到奥地利维也纳。

在斯坦福桥,客队踢出顽强的防守,两队最终互交白卷,尽管维也纳人十人作战,这意味着当我们访问奥地利首都的时候,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但是,就在主队上半场结束前全力进攻希望打破僵局的时候,约翰·斯潘瑟却攻入一个让当时随队远征奥地利的每位切尔西球迷都终生难忘的进球。

当时维也纳角球进攻,在射门被封堵之后,斯潘瑟在距离本方禁区仅仅10米的地方便获得单刀的机会。

这位小个子前锋开足马力,在恩斯特·哈佩尔球场一路狂奔,而奥地利整支球队都在他后面追赶,他非常冷静的假动作骗过对方门将,然后挑射将球送入球门。

奥地利维也纳在下半场扳回一球,但未能攻入第二个进球,这样斯潘瑟的进球帮助我们凭借客场进球数而晋级。随后我们又淘汰布鲁日,但在四强战中总比分3-4被萨拉戈萨淘汰。

我们再之前一次访问奥地利是在近30年之前的1965/66赛季的博览会杯上,当时执教切尔西的是多赫蒂。当时,我们正在冲击球队历史上的首个联赛杯冠军,很多年轻的球员组成这支“钻石”球队,后来在塞克斯顿的率领下,球队获得过足总杯和欧洲优胜者杯的冠军。

在那届博览会杯上,我们击败过意大利豪门AC米兰和罗马,德国冠军慕尼黑1860,并在四强战中与巴塞罗那进行苦战,而我们与维也纳人的第二轮比赛总是容易被遗忘。

那是奥地利历史最悠久的俱乐部之一,在60年代,他们仍然是一支强队,但从那之后,他们日渐没落,现在已经混迹于地区联赛。不过,首回合的比赛,我们仍然非常艰苦。

客场的比赛,我们踢得很艰苦,马尔文·辛顿在比赛结束前不到10分钟被罚下,维也纳最后时刻罚中点球让他们带着领先来到西伦敦。

但是,蓝军很少接受失败,在蓝桥比赛进行仅仅六分钟便由博尔特·穆雷扳平比分。传奇奥斯古德在半小时的时候帮助我们取得领先,这位小将为蓝军出场仅仅10次便攻入3个进球。博内蒂和他的后卫们顶住客队的反扑,而这场比赛,维也纳人有一名球员被罚下。

尽管晋级,但我们也付出惨痛的代价,那是肯·谢里托代表切尔西参加的最后一场比赛。这名刚刚从眼中的膝盖伤势中恢复的边后卫旧伤复发,而这也让他的生涯在年仅25岁便提前终止,虽然他是近三年之后才正式宣布退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