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最新的一期访谈里,若日尼奥回忆了自己早期的足球生涯,讲述了成长过程中所迈过的几个关键的坎。他年纪轻轻便跨越大半个地球来到异乡,却发现薪水被经纪人私吞。在证明自己的实力前,又经历了艰苦的努力……

我的足球生涯始于本地足球学校,在那里踢五人制足球。我在四岁时想加入他们的U6年龄组,但教练说:“不行,等你到6岁时才可以。” 我父亲告诉教练如果不让我踢的话回家没法交代。于是教练同意了:“好的,你可以踢一场。” 结束后我父亲对我说:“你踢了一场了,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 但教练说:“不不不,你每周都来!”

当时我踢了很多小场的比赛。我们进行了大量的带球练习和绕桩练习,当然还有射门练习。在我的记忆中,这些是最有趣的项目。

即使到了现在,在休假的时候我还是会去看那时的教练。不过我和当时的队友都没有联系了,主要是因为这里与我的出生地相隔遥远。

从来都无法想象没有足球的生活。足球是我一直从事的工作,也是我一直热爱的工作。什么时候意识到了自己是个好球员?可能从一开始我就意识到了吧。当时我就已经和比自己大的孩子们一起踢球,后来和同龄人踢球时感觉特别轻松。

在这个足球学校我踢的是五人制,此后我去了另一个可以踢11人制的学校。我们同来自其它地区的足球学校踢了许多比赛。在巴西踢这个比赛的时候球探发现了我,于是他把我和其它一些球员带到了他的足球学校,那里离我当时的住处有200公里远。

我在那里踢了两年。他会对小球员进行评估,并把他认为是足够好的球员带到意大利。我就是这样在15岁时被他带去维罗纳的青训队试训,随后被他们留了下来。

在刚到意大利时,我感觉非常自在,觉得那是我想要的生活。每一样东西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但随后我便开始了训练场-学校-家三点一线的枯燥生活,这样的状况持续了18个月。每周我只有20欧元的生活费,所以除了这些之外我什么都干不了。在第一年我连比赛都没法参加,因为我的参赛许可还没从巴西过来。我能做的只有训练和上学。那段时间真的很困难。

意大利的足球风格完全不同。之前在巴西的生活平静且美好,踢的都是快乐足球。而到了意大利的这个阶段,一切都围绕战术和强度来进行,比之前困难了许多。

因为当时维罗纳没有在意甲,所以他们没有青年队,我加盟的是本地一支叫贝瑞迪的青年队。他们踢的是意丙1/意丙2。我在那里踢了两年。在那里效力时,我碰到了一位踢守门员位置的巴西老乡拉斐尔,我和他成为了朋友。他问了我的一些情况,我告诉他我每周只有20欧元生活费。

他说:“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继续问了几个问题后,事情便很清楚了,我的经纪人私吞了我的钱,而我却一无所知。

当时我曾想过放弃。这对我打击太大了,我失望透顶。我哭着打电话回家给妈妈,说想要回家并且不再踢球。而我妈妈说:“不要去想这些!你离成功很近了,你已经在那里好几年了。如果你回来我是不会让你进家门的!你必须留在那里,要坚持住。”

于是我留了下来。我继续在这个球队训练。本来我可以继续为贝瑞迪效力的,但我想租借去别的地方。于是我去了一支名叫Sambonifacese的意丙2职业队。

在Sambonifacese效力的时候,维罗纳还在意丙1,但那一年他们成功升级到了意乙。在我回到维罗纳的时候,当时的教练安德里亚·曼多利尼说他并不需要我,因为我只踢过意丙2,而他们现在已经是意乙球队了。但有一名与我相熟的球队董事坚持要留下我,并与教练讨论了我的问题。

直到十月份,我一场比赛都没有上过,于是我考虑一月份离开球队。就在那个时候,一线队中我那个位置的主力受了伤,而他的第一替补也有伤在身。教练别无选择 — 要么让别人改打这个位置,要么让我上场。

他选择了让我上场,我的表现非常好。于是我留在了球队,从那时起,他就开始非常支持我,也帮助了我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