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能自满或者得意忘形,”尼尔·巴斯说,但他也承认,对于青训营来说,这些是特别的时刻。

亚伯拉罕和芒特攻入他们的第一个英格兰进球,以及托莫里完成三狮军团首秀后一周,我们的青年发展主管接受官网采访,谈到我们年轻球员出色的赛季开局。

九月中旬,在米德兰兹的一个下午,三名自己培养的英格兰小将进球,帮助蓝军在莫利纽的英超比赛中5-2获胜,他们都是在升入初中之前与切尔西便签约。

不到两周之后,六名科巴姆培养的球员在斯坦福桥击败格里姆斯比的联赛杯中出场。其中两人进球,另外还有四名球员在替补席上。主队球迷当然乐于看到这一幕,尤其是在西看台上有一些青训营的球员和教练,其中包括带领我们青训营成为欧洲最好的天才发展中心的那个男人。

这是一个特别的夜晚,从2011年以来便担任俱乐部青年发展主管的尼尔·巴斯当然最有资格成为西伦敦最自豪的男人。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便是切尔西的拥趸,已经为切尔西的青年发展工作超过25年。

在芒特出生前六年,他来到哈林顿,担任业余学童球员的教练。教练和球员来来往往,但他却一直坚守在这里,总是在改革、适应和现代化,始终相信,自己培养的核心球员将成为切尔西阵容的基础。

“当你从他们还是孩子起便认识这些球员和他们的家人,你看到他们这一路走来有多么努力,当你看到他们走上球场的时候有多么激动和有着特殊的感觉,”巴斯承认。

“自从我们2004年重新打造青训营以来,我们为这个目标已经努力15年,很多人——球员、父母和员工——都一路走来。我们有4-5名球员取得突破,进入一线队,让这一切变得更加独特和非凡。”

切尔西的青训营:15年的计划得到回报

这个有着长期计划的男人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在为这个目标工作。最初,他在我们哈林顿和巴特西的前训练基地执教8-16岁的孩子,巴特西是巴斯长大的地方。

在早些年中,他与很小一个教练团队共事,经常自己言传身教,并且专注于给这些来自伦敦和东南部最好的年轻人进行底层的改造。2005年,那个团队包括亚伯拉罕和托莫里,还有索兰科——所有三人这个赛季都在征战英超,他们已经一共出场32次。

巴斯帮助策划的这个15年的项目让切尔西的青年发展得到转型。我们转移到科巴姆帮助天才能够使用世界级的设备,有更多的教练和支援团队,让他们在发展道路上能够得到更多的帮助。

在训练营,很快便建造一所全日制的学校,还有奖杯,但巴斯一直表示,奖杯橱并非成功主要的标准。

“我们一直都非常清楚,我们的工作并非是每年赢得青年的奖杯,而是发展和生产切尔西和英超的球员,”他说。

“在过去这些年,我们取得一些成功,看到洛夫图斯-奇克和克里斯滕森进入成年队,这是积极的地方,但本赛季的成绩都是很了不起的。”

“梅森、塔米、菲卡约、卡伦(哈德森-奥多伊)和里斯(詹姆斯)都与这两人一起,经常能够进入一线队,做出突出的贡献,这是难以置信的。”

“除此之外,我们也看到吉尔莫、安乔林、马特森和格希本赛季完成首秀,这些孩子们得到各自的机会,他们都用自己的双手抓住这些机会。这些小伙子中大部分人跟我们在一起有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每周来5-6次进行训练或者比赛,因此我们认可他们和他们家人的投入。”

兰帕德的影响力

为何现在?切尔西这些年有很多令人激动的年轻天才出现,但很难在成年队有持续的影响力。巴斯将现在的改变归功于兰帕德,称赞我们的新帅信任年轻球员的理念。他们有很好的关系,兰帕德的两名助手——乔迪·莫里斯和乔·爱德华兹——曾经在巴斯手下,担任青训营的教练多年。

“弗兰克的任命是创造目前这些机会的基础,因为他是一名随时准备观察和信任,并让每个配得上人得到机会的主教练,”巴斯解释说。

“弗兰克从他上任第一天便说,他做好观察准备,而球员们也抓住机会,在训练和比赛中表现正确的特点和能力。人们说,转会禁令让他没有选择,但这些球员进入球队是因为他们配得上。”

这些年轻球员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并不仅仅是表现的级别。他们在训练中的态度和投入,以及他们在球场下的反应和互动,都得到兰帕德的尊重。巴斯对此也感到骄傲,因为这反映他过去15年在科巴姆打造的文化。

“我们必须设定很高的雄心壮志,因为我们想要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足球青训营,成为球员和家长的首选,”他继续说,“这就需要最大限度激发球员的潜能,也最好地发展年轻的球员。”

“当一线队的教练团队对他们高度评价,他们有多么谦逊和尊重,他们每天的工作有多么努力,在训练中设定标准,听到这些非常高兴,也对我们所打造的文化更加坚信。”

“尊重,团结和努力是我们对每个人的期待,脚踏实地和善解人意是我们文化重要的一部分,有时候很难找到正确的平衡,当你推广精英和赢球的意志,球员们需要有坚强的意志才能达到顶级的水平。”

“这种文化需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有机地打造,您不能仅仅敲敲自己的指头便打造它。您必须坚持自己的价值,有时候需要做出艰难的决定,如果有人表现的是错误的特点,因为那会侵蚀每件事情和每个人。当你打造正确的文化之后,一切都变得更加容易,因为这座建筑和环境都变得对自己有利的。”

芒特的自信诠释这种文化

青训营的球员自动签订两年的合同,如果他们愿意,有权利以最小的训练补偿费转会其他俱乐部,这意味着留住球员与吸引球员同样重要。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次采访中,芒特的父亲托尼透露,他努力说服当时15岁的儿子考虑其他的选择,当他在2014年得到来自蓝军的奖学金报价的时候。“我不会离开切尔西,这是我的俱乐部,”梅森说,“我从六岁开始便在这里,我会一直待下去。”

巴斯将这些归功于球员们的自信,但他也知道,他的员工和为年轻球员打造的环境也同样重要。

“持续的战斗不仅仅是吸引天才,而且也要留住他们,”巴斯透露,“梅森想要留下来,继续发展和战斗,我相信家庭的感觉和我们所创造的文化是重要的原因。”

“有很多人参与其中,但吉米·弗雷泽(青年发展主管助理)和他的团队这些年的工作尤其意义重大。”

芒特的决定现在得到回报,因为他是我们本赛季出场时间最多的非门将球员。这位20岁的小将和他的青训营队友进入成年队是这些年来巴斯和他的员工、以及球员和他们的家人努力的结果,但这感觉仅仅是开始。

“我们现在是从U-13到U-16的英超卫冕冠军,这是非常积极的迹象,我们取得最好的GCSE成绩,但我们需要确认,这些孩子们具备所有的特点和属性,作为球员和年轻人,跟从鲁本、梅森、菲卡约和塔米等人。”

巴斯重新设定目标是很典型的,他并不愿意满足现在的荣誉,寻求不断的提高。毕竟,他和他的员工有新一代的球员需要培养,下一代的学童去发展,希望能够生产新一代的英格兰国脚。